返回古建筑网| VIP标识 VIP诚信会员 | | 排名推广 |古建筑公司 | RSS订阅 订阅古建筑公司新闻
 
 
 
 
中国古建交易网五一广告促销
古建筑公司宣传广告
古建筑公司交流平台
 
当前位置: 首页 » 古建资讯 » 古建保护 » 正文

600年古寺的重生记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2-08-31   来源:外滩画报   作者:庄清湄 阮沁蓉   浏览次数:1313
曾经智珠寺的大殿,也就是这座寺庙最重要的部分,如今改造成礼堂(Main Hall),作为举办活动的场地;大殿北面的后殿改造成休息室,供客人小憩;曾经的东面庑房,改造成会议室和画廊;曾经的西面庑房,改造成客房。目前客房正在最后的装修中,年内可以开门迎客。

智珠寺大殿的正门,褪色的墙体和带着裂纹的木板,昭示着这座建筑年代久远

大殿内部,假平顶卸下之后露出了珍贵的梵文画板。经过专家修复,梵文画板重见天日
大殿南面的天王殿改造成了酒吧,与西面的餐厅相连
  
  到达东景缘酒店( Temple Hotel )之前,必须经过一条破败的小巷子。那条小巷的名字叫沙滩北街,沿街都是违章搭建的小卖铺和小吃店,没来得及清扫的垃圾就堆在街边。当觉得前面差不多无路可走的时候,一座朱红色的矮墙突然出现在眼前,一旁立着一个身材高大、穿着得体黑西装的侍应生,恭候客人的光临。
 
  景缘酒店绝对不是第一眼美女,它由一座有 600 多年历史的寺庙改建而来,外形看起来太过质朴,朱红色在这里已经是最艳丽的色彩,而大多数墙体上的油彩因风雨洗刷早已黯然失色,木材上的裂纹和虫洞似乎告诉人们这个建筑群的年代久远。
 
  但这个看起来有点破旧的寺庙,经过一群热衷于古建筑保护的人士打造以后,现在已经变身为京城一处集餐饮、住宿、会议、画廊于一体的高档场所——东景缘酒店。虽然东景缘这个名字并不为许多人所知,但是已有多场时尚和艺术派对在此举行,而巩俐、张曼玉、法国前总统德斯坦等名人都曾光临此地。
 
  吸引他们的,恐怕正是东景缘极端古老与极端现代的组合方式。在东景缘,历史并不仅是茶余饭后的谈资,更是触手可及的存在:一扇难以承担挡风遮雨功能的木门,说不定就诞生于 600 年前;脚下一块裂开的灰砖,可能就是乾隆年间留下的;数百年前的梵文画板与标语“团结紧张严肃活泼”共存;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招待所沙发和价值不菲的当代艺术并置⋯⋯ 特别是当夜晚来临,灯光亮起,在古寺院子的西餐厅里,杯碟碰撞,觥筹交错,耳边传来的尽是中文以外的语言,置身其中,难免有种时空穿越之感。
 
  与东景缘创始人之一的林凡会面时,正值一个热闹的夏夜。西餐厅里正在举行一场宴会,餐后酒阶段的外国客人们相继离开座位,开始在院中闲逛。他们穿着正装,举着红酒杯,皮鞋踢踏地踩在石板上,为自己身处的这个寺庙建筑的古老历史印记而惊叹。对林凡而言,这个被外国人频频称赞的建筑,是他和他的合伙人共同缔造的艺术品。为了让这座曾经被一堆水泥墙和棚户遮挡多年的寺庙重见天日,他们不计成本,用了5 年时间,“并且在未来 20 年内还将一直修缮下去。”
 
  保持原样的修补
  在林凡的介绍中,东景缘的前身智珠寺有着与雍和宫同样重要的地位。明代永乐年间,智珠寺所在地曾是皇家御用印经厂,负责为君王的宗教教师们印制佛经和宗教文本。到了清代,康熙皇帝确定藏传佛教为官方宗教,并命人在紫禁城外修建了三座寺庙,其中最醒目的一座就是智珠寺。当时最杰出的宗教领袖之一——“活佛”章嘉呼图克图曾在智珠寺内居住。
 
  1949 以后,北京的 3000 多座寺庙大多转为民用,而智珠寺不再与宗教有关,取而代之的是工厂车间的流水线。东景缘由牡丹集团接手,成了牡丹电视机厂,中国的第一代黑白电视机就是在此进行组装的。随着时间的推移,牡丹集团渐渐地退出了市场转而变成了拥有大量物业的房东,而寺庙就在一次次改变格局和功能之后,渐渐丧失了寺庙的特色。当东景缘另一位创始人温守诺( Juan van Wassenhove )踩着自行车路过的时候,智珠寺早已破败不堪,正隐匿在一片不同时代风格的房屋之中,只露出藏传佛教寺庙独有的宝顶。
 
  在国人眼中见怪不怪的场景,却让比利时人温守诺有了修缮古寺的冲动,和林凡商量后,两人一拍即合,他们希望用“修旧如旧”的修缮手法,向世人展示智珠寺的真实面貌。
 
  “‘修旧如旧’在西方是一个常用的方法,但是在中国可能概念被偷换了。在中国要修古建的时候,经常是把老的东西全拆了,按照原来的样子,用新的材料恢复,他们把这叫做‘修旧如旧’。但我们不这么认为。欧美保护文物是这样的,比如说希腊的神殿,破就破,不会按照过去神殿的样子再补回去,我们也是这样的理念。” 在智珠寺的北面,是与之共同列入同一个“文物保护单位”的嵩祝寺。嵩祝寺采用的就是林凡所说的另一种方法:全部推倒,用新材料重建。我们看到的嵩祝寺,周身被五颜六色的油彩包裹,焕然一新,已经改造成另一个私人会所。
 
  有人把智珠寺的修缮称为“极端忠实于原貌”的修缮方法:并非凭空重造一个建筑,而是把一座 600 年历史的寺庙该有的真实面貌展示给世人看。林凡说:“这个院子在这块地上已经存在了 600 年了,600 年间发生的所有事情都应该被记录下来,将来我们对别人说起的时候,不应该说‘这地方曾经有什么,现在没有了,我们拆掉了’。我们觉得,应该尽可能地保护每段时期有特色的东西,有拆也有留。”
 
  这种方法意味着必须耗费大量的人力、物力和财力。 2007 年,东景缘团队开始接手项目时,整座智珠寺除了宝顶以外,其他部分都被水泥墙壁、棚户等搭建物遮盖。东景缘请来的施工队是在北京市文物局注册的专业古建筑施工队,他们采用的办法是,“先挪出瓦砾、露出柱身,再一个一个横梁、有时甚至是一块块砖地展开修复工作”。
 
  脚下看似古旧的砖石下面,其实安装了地暖。每一块砖瓦、每一根柱子都是小心翼翼地拆下来,全部一一编号,几千个编完号的砖瓦和木头堆放在库房中。东景缘的工程经理李海龙解释说:“古建修缮所用的材料与当代建筑的材料是不一样的。当代建筑会用钢筋水泥,之后若是拆了,拆下来的东西就都是垃圾了,不能再重复利用。而古建,不管是木结构还是砖结构,不管是新造或是修缮,若干年后可以拆掉,然后再按照这个样子来做。”
 
  拆卸过程中发生损坏的,或是本来就已经损坏的砖瓦,则用完整的或是找相类似的砖瓦代替,并且通过做旧的方法来达到原来的效果,避免突兀。木结构也是如此,即使是从古建市场采购木材,首选的也是老旧木材,新木头则要先做旧,再与原来的木头相接,保留质感。“现在你看到的院子里的古建筑部分, 60% 的材料都是原来的,那些实在是不能用的,我们才替换成新的。”林凡在采访中提到。
 
  旧砖瓦和旧木材必须根据编号归回原位,决不允许调换位置,即使是看似一模一样的卯榫结构亦是如此。虽然外观似乎没有差别,但是它们的连接之处却是不尽相同的,调换了位置就连接不了。据介绍,整个工程共清出了 200 卡车瓦砾,调换了 71 根木柱,整修了 1400 平方米棚顶。整修工作共修复了 43000 块棚顶瓦片,对一个小小的寺庙而言,工程足可谓浩大。
 
  修缮还将持续20年
  修缮过程中难度最高、耗时最久的要属大殿的修复。
 
  1961 年的火灾导致大殿的屋顶几乎被烧毁。因此,施工队将牡丹电视机厂时期建造的假平顶卸下的时候,屋顶一片狼藉。这些烧毁的木结构并没有图纸参照,施工队只能把那些依稀还看得出模样的榫头带回工厂,照着样子重新制作。
 
  卸下假平顶以后,尘封了几十年的精致木板显露出来,木板上的梵文画作依稀可见。但是由于年代久远,画表面已经形成了一层厚厚的油脂、灰尘,而且破损比较严重。东景缘团队请来了画家汤国和古画修复、裱画师许平帮忙修复。
 
  虽然东景缘并非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文物保护建筑,但修复过程却遵循着和文物一样的标准,以修复梵文画板为例。“我们没有使用任何危害画面的溶剂,使用的都是清水,将其打湿,等内部湿透,慢慢将纸画剥离下来,用笔刷将其清理。这是一个非常需要耐心的工作,快不得急不得,大部分时间都是用来清理灰尘,以及画面和木板之间的粘合剂。”他们重新粘贴画面使用的粘合剂是许师傅自己制作的湖筋(脱筋的浆糊),是千百年来传统中国画装裱使用的粘合剂,通过这次修复后可以保证一百年不会脱落。“修复时最困难的地方,是要有极大的耐心,再加细心。”因为部分画面有残缺,所以有些是把几块面板上好的画面揭下来以后拼接完成的。汤国告诉《外滩画报》,他们在一个多月内,前后一共修复面板 360 块左右,拼接之后修复完整的面板共计 280 块左右。
 
  汤国曾说过:“艺术并不是一种发现的过程,艺术是懂得如何利用传统进行创造。”东景缘这个项目亦是如此,“已经宣布‘死亡’的东西,即将‘扔掉’的东西,认为‘无用’的东西,甚至觉得‘破烂肮脏’的东西,让其重新呈现原来的样子,延续它的生命。”
 
  经过整理之后,大殿屋顶有部分地方没有了梵文画板,空了出来。于是,抬头便可以看到新旧交替的屋顶。林凡说:“我们希望客人进来的时候能发现我们花了很大的功夫,要不然只能靠我们告诉他们。我觉得这样是种很有意义的展示方式。”
 
  将智珠寺恢复成现在的样子,东景缘团队一共用了 5 年时间。由于智珠寺属于文物保护建筑,每一个环节修复之前都要得到北京市文物局批准,修完以后要得到文物局认可才能继续下一个修复环节。2008 年北京奥运会期间,工程不得已暂停了一段时间。直到现在,也没有完全修完。东景缘的八位创始人还一再为项目追加成本。
 
  有些在之前施工时候看起来没问题的地方,过了几年之后,质量会逐渐下降。比如大殿有一根立柱的朱漆,刷了一次之后发现颜色不是很对,过段时间还开始脱落,施工队就要重新做。类似的修修补补一直在持续。“你不能用一种正常的商业逻辑来理解这个项目,要不然的话,哪有人投资一个项目四五年以后才开张的?”林凡笑道。
 
  古今艺术的混搭
  在最初接手智珠寺的时候,东景缘团队的初衷只是保护这座古代建筑。但是在后来不断摸索和思考中,他们萌生了新的想法。一些高端人士来到中国,能停留的时间很短,也许不能真正看看北京,而在东景缘这个面积不大的院子里,客人们却能感受到中国文化的过去与现在。如果有时间,他们还可以骑车去离这里不远的故宫和景山逛逛。
 
  曾经智珠寺的大殿,也就是这座寺庙最重要的部分,如今改造成礼堂(Main Hall),作为举办活动的场地;大殿北面的后殿改造成休息室,供客人小憩;曾经的东面庑房,改造成会议室和画廊;曾经的西面庑房,改造成客房。目前客房正在最后的装修中,年内可以开门迎客。
 
  东景缘是古今艺术的混搭。最北面的休息室里摆放着各式各样的家具,来自天津一家国营招待所的绿色皮革沙发,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军用椅混搭在一起,再配上前卫的当代艺术,却不显得杂乱无章。这些家具大多来自通晓中国艺术的温守诺多年的收藏。林凡告诉记者,他们不希望把整个院子的风格统一,而是“希望整体有很好的效果,但是又说不清是哪种具体的风格。你在我们院子里看到的东西,年代是连续的,不间断的。”
 
  东景缘的画廊采取与其他画廊合作的方式,既美化环境,又节约了成本。每过一段时间,画廊就会和东景缘方面商量,更换合适的艺术品,艺术品出售的收益双方分成。院子中最引人注目的是大殿东面一列红色的喇嘛雕塑,手握白色霓虹灯,整齐划一地排列在砖墙前。这些喇嘛雕塑以及院子里其他惟妙惟肖的和尚雕塑都是雕塑家王书刚的作品。古代建筑与现代艺术,在东景缘得到了巧妙的融合。温守诺表示,虽然东景缘经历了多次时代变迁,但是仍然有一些元素是相通的——材料、色彩的运用,还有灯光,这些元素的结合使得这座古老的寺庙充满了现代感。
 
  值得一提的是,东景缘的灯光由德国灯光大师英戈·莫利尔(Ingo Maurer)和他的团队一手打造。通过他画笔般诗意的灯光衬托出了寺庙的玄妙和空灵,勾勒出了寺庙本身的巧夺天工。
 
  TRB (Temple Restaurant Beijing)餐厅去年底已经开门纳客,几乎是夜夜爆满。由于有明文规定文物保护单位不能有明火,所以餐厅将厨房放在了南边院外,也就是寺庙之外的部分,并且只做西餐。林凡解释说,“其实还是从保护院子的理念出发。第一,我们不希望客人进来的时候闻到一股油烟味,中餐的话油烟味会比较重;第二,西餐是偏冷的,它对整个环境的影响会小一点。”
 
  林凡和他的合伙人对东景缘的未来充满理想主义。“我们希望经营的这个场所有它自己的良性循环方式,有盈利的时候,能帮助我们继续投入修缮;有多余精力的时候,我们还想去找些别的古建,用同样的方式来运作。”
 
  东景缘的几位创始人都有着各自的事业,但过去几年却都把业余时间花在了东景缘这个项目上。谈起当时决定做东景缘项目的时候,林凡说身边的人都纷纷摇头,说这事“不靠谱”,但他们还是坚持了下来,“我觉得我们做的最正确的一件事情,就是用这样的方法做了一件这样的事”,像是完成了一件“大型的作品”。
 
 
[ 古建资讯搜索 ]  [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 返回顶部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古建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古建筑公司 | 友情链接 | 网站留言
本站提供网上自由讨论使用,所有个人言论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本站不承担由于内容的合法性及真实性所引起的一切争议与法律责任!
古建网 CopyRight©2010-2019  版权所有 制作维护 QQ:409925443 联系人:13862076281
  Powered by destoon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