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古建资讯
古建鉴赏
古建保护
古建文化
古建企业
别墅置业
古建公司
古建展会
古建人才
供应信息
求购信息
返回古建筑网| VIP标识 VIP诚信会员 | | 排名推广 |古建筑公司 | RSS订阅 订阅古建筑公司新闻
 
中国古建交易网五一广告促销
古建筑公司宣传广告
古建筑公司交流平台
 
当前位置: 首页 » 古建资讯 » 古建保护 » 正文

“万里长城第一人”,中国文物保护神--罗哲文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2-05-25   浏览次数:5585
这些年来,随着经济基础越来越雄厚,我国对数百处国宝级古代建筑进行了重大维修,如万里长城、西藏布达拉宫、青海塔尔寺、山西太

这些年来,随着经济基础越来越雄厚,我国对数百处国宝级古代建筑进行了重大维修,如万里长城、西藏布达拉宫、青海塔尔寺、山西太原晋祠、朔州崇福寺等等。作为全国古代建筑保护与维修事业的组织者,罗哲文或亲自设计,或主持方案评审,或参加竣工验收,他始终精力充沛地活跃在全国各地的古建维修工地上。在去世前两年,在86岁的高龄上,他还有三分之一的时间“在天上飞来飞去”。调查研究之余,他先后撰写了一系列多方面、多角度探索中国古代建筑的学术论文和专著。早年我就买过他领衔所著的《中国名塔》《中国名陵》《中国名观》《中国名关》这系列丛书。除了自身的学术考察与研究,更为重要的是,罗哲文在中央与地方、行政与学术之间,能够构建起良性互动的桥梁。也就是说,他在调研与实践中获得理论认知,成就了巨多学术著作,同时又直接投身于实践,以实际的努力保护全国各地的重要文物。

中央文史馆馆员舒乙与罗哲文有多年深交,在他的眼里,罗哲文“是个小老头,个子矮矮的……有一半时间在飞机上……不停地出席各地的古建、文物专业聚会,提供咨询、论证和建议”。

今年是被誉为“万里长城第一人”的罗哲文从事长城保护工作60周年的纪念,而其文化遗产保护生涯更可追溯为72年,从1940年追随梁思成先生算起。

 

罗老的生平

1940年,年方16岁的罗哲文考入了中国营造学社,从一个放牛娃成为梁思成的入室弟子。事实上,罗哲文当年去投考时并不了解营造学社的具体工作,但是见到考题中有写字、画画等内容,觉得很有兴趣,便去考了,居然成为众多考生中唯一一名被录取者。从此,罗哲文踏进了古建筑学之门。在中国营造学社,罗哲文先后师从刘敦桢、梁思成和林徽因,最初协助整理资料并测绘古建筑。

那时,罗哲文还不过是个贪玩的孩子。有一次,他闲来无事在地上画画,陶醉其中的模样感染了恰好路过的梁思成,梁思成让他画个民居建筑,罗哲文所表现出来的才华和天赋让梁思成当即决定:由自己直接传授绘图技艺。这样,罗哲文成为梁思成的亲传弟子。梁思成对罗哲文寄予厚望,口传心授、事无巨细。罗哲文在生前所著的回忆文章里曾这样写到梁思成:“我至今难忘的是他那种对学艺青年耐心细致的传艺精神,他从绘图板、丁字尺、三角板和绘图仪器的使用方法,到削铅笔、擦橡皮等小技巧都一一手把手地教……”

梁思成把罗哲文引入了广阔的建筑艺术殿堂,他和罗哲文谈线条的艺术性、图纸的艺术性,罗哲文领会着建筑艺术的美,开始着迷于古建筑研究。而梁思成对罗哲文的关怀是方方面面的,连“罗哲文”这个名字,都是梁先生起的。罗哲文原名罗自福,常被人取笑为“罗斯福”,于是,梁先生给他改名为“哲文”。

林徽因则利用业余时间帮罗哲文补习英文,多年后,罗哲文惊奇地发现,自己查阅、利用英文资料居然得心应手,而这得益于林徽因为他打下的厚实的英文功底。在梁思成等中国营造学社的主力社员的口传心授下,年轻的罗哲文很快就学会了摄影,也学会了自己冲洗照片,直到去世前两年,他依然背着相机东奔西跑、爬上爬下,精力和兴趣不让年轻人。梁思成是传统知识分子,一生踏踏实实治学、朴实无华做人,对金钱、地位没有奢求,梁思成为人、治学的精神影响着罗哲文,“勤勤恳恳做点事情”也成为他做人的标准,古建筑研究和保护成为他毕生追求的事业。当晚年的罗哲文回忆起当初的情景时,依旧动情:“他们很爱护年轻人,给我印象很深。我现在也是这样,想方设法帮助年轻人多学点东西。”

“文革”中,当梁思成被打成“反动学术权威”之后,为了避免受到牵连,很多以前联系密切的人都疏远了。然后,某日当梁思成在医院输液时遇到学生罗哲文时,他高兴得几乎流泪。在这次见面中,梁思成嘱咐罗哲文:“文物、古建筑是全人类的财富,没有阶级性,没有国界,在变革中能把重点文物保护下来,功莫大焉。” 事实上,得益于传统师徒相授模式的罗哲文,在晚年也开门收徒,用传统的收徒形式来传承和弘扬中国古建筑的优良传统与技术工艺,2012年初,他收了第三批弟子,现在罗门弟子共有31人。

1944年夏天,罗哲文跟随梁思成到重庆。当梁思成用铅笔在五万分之一的地图上标出盟军轰炸敌占区时需要保护的古建筑,并特别提出需要保护的日本京都和奈良古建的位置之后,罗哲文则用绘画墨水把铅笔所画的位置描绘清楚。这份地图之后被交给美军,保护了京都和奈良的20余座古代建筑。

1946年冬,罗哲文押送图书资料,随中国营造学社到了北平。梁思成时任清华大学建筑系主任,罗哲文即担任梁思成的助理,在位于北京清华园的清华大学与中国营造学社合办的中国建筑研究所工作。1948年底,解放军包围北平并派人找到梁思成,表达要保护文物古迹的强烈愿望,于是,梁思成和林徽因连夜在军用地图上一一圈点出禁止炮轰的古建筑,这期间,罗哲文一直跟随他们,协助完成这张特殊地图的绘制。北平和平解放后,共产党再次派人向梁思成请教在解放战争中如何保护全国的文化遗产,于是,在梁思成的指导下,罗哲文直接参与编写、刻印、装订了长达100多页的《全国重要建筑文物简目》,这份目录仅用一个月时间就编印完成,列举、标注出全国各地需要保护的重要文物,对在解放战争中保护文物和古建筑起到了切实作用。

1950年,罗哲文被调任到文化部文物局(后改为国家文物局)任职,时年27岁的罗哲文是当时国家文物局最年轻的古建筑专家。他先是担任文物局局长郑振铎的业务秘书,其后也在文物档案资料研究室、中国文物研究所等任职。

为长城保护贡献一生

正是在文化部文物局,罗哲文开始了整整60年的长城保护生涯。当文物局局长郑振铎找到罗哲文,让他负责先行制定长城的勘察规划之后。罗哲文连夜和几位助手筹划行动方案,他却发现,长城虽分布范围很广,但经过2000多年的风雨侵蚀和人为破坏,保存完整的段落已不多。因此他建议,先选择山海关、居庸关、八达岭三个重点段进行勘察、维修。

此后,罗哲文开始了艰苦的实地勘察。当时,通向八达岭的山路异常崎岖,攀爬时有随时掉下山谷的危险,往往罗哲文牵着从当地老乡家借来的毛驴走上大半天到达山顶时,天已全黑,只得枕着荒地和衣而眠,天亮再开始勘察。三个月勘察之后,罗哲文做了一份针对八达岭长城的维修计划,绘制了草图请梁思成审定。病中的梁思成看完草图后当即在图纸上做了审定签名,并附上维修意见。这张珍贵的图纸一直是罗哲文的珍藏,他曾说:“老师提的意见,对我以后几十年的文物维修工作都具有指导意义。他说古建筑维修要有古意,要‘整旧如旧’,不要全都换成新砖、新石,不要用洋灰;残断的地方,没有危险、不危及游人安全的就不必全修了,‘故垒斜阳’更觉有味儿。”

依据“整旧如旧”的标准,罗哲文提出修复长城的办法:广泛搜集坍塌下来的城砖。用原有材料修复,以保持长城的本来面貌。一块块城砖隐藏在沙土、山沟、树丛、淤泥,甚至是老乡的家里,搜集旧砖的工程花费了他们大量的时间精力。因为石头松动、脚踩空、手抓着的树木折断等突发险情,罗哲文和他的助手多次经历。

修缮后的八达岭长城在1953年国庆节向中外游客开放,此后,嘉峪关、金山岭等处长城也得到维修。面对北京金山岭长城的单面墙,罗哲文只能利用山羊把砖驮上去,一只山羊一次能驮两块砖。1984年9月,罗哲文的足迹又留在了慕田峪、司马台、九门口、玉门关等长城上。

有人说,罗哲文是修复长城的工匠,也是研究长城的学者和大师。事实上,他的研究不仅靠资料,更注重现场调查,罗哲文曾说:“文献可以参考,但必须结合实际。”五十多年的实地考察,罗哲文爬过很多尚未修复的长城,“有一些地方单用脚上不去,要手脚并用,上面抓着,下面蹬着,才能上去。我曾经也差一点摔死了。”

虽然被誉为“万里长城第一人”,但是罗哲文生前力陈“古长城不止十万里”。他通过考察发现:关于长城的长度,外国人是用比例尺从地图上量出来的,这显然是不准确的,因为长城不是直线,更不是水平线,也不是只有一道,而是曲曲折折、上上下下,由许多道构成的;我国历史文献上的记载,虽然比较可信,但没有把一道长城的双重、三重、多重的长度计算在内;许多人认为,各个朝代的长城都是在一条线上修筑或重修的,其实这并不符合实际,比如秦、汉、明三个朝代的长城,都不在一个起点,也不在一个终点,相去数百甚至上千里。在70多年古建研究保护以及60年长城保护生涯中,罗哲文无数次亲自攀登长城,反复进行实地考察,有的地方去过上百次,更有过许多独特的发现和见解。1985年,素有文物保护“三驾马车”之称的罗哲文、郑孝燮和单士元起草文本,参加了《保护世界文化和自然遗产公约》的申报工作,使长城成为被保护的世界文化遗产之一。

保护古运河

 

2010年,86岁高龄的罗哲文骑公共自行车沿运河杭州段骑行,鼓励公众通过大运河遗产小道保护文物。


罗哲文(左2)在锡考察古运河。

“京杭大运河申遗是罗老最后的牵挂。”昨天,罗哲文的弟子兼助手、《人民日报》记者齐欣回忆起罗老时表示,罗老开创并推动了中国文化遗产保护事业,今天的每个人都是其受益者。为纪念罗老对京杭大运河的申遗情结,大运河遗产小道的北京段和杭州段拟以罗哲文的名字命名。

  众所周知,罗老是上世纪80年代长城成功申遗的功臣,而堪与长城比肩的京杭大运河,其实也完全有资格入选世界文化遗产,最近20年来,罗老一直为此奔走呼吁。“是他开辟和推动了中国文化遗产的申遗和保护,他是开辟了一个时代的人,我们都是他的追随者。”齐欣放慢语速,字斟句酌地说。

  齐欣回忆说,2006年罗老曾以八旬高龄亲赴运河沿线考察,但却很少有人知道,老人家出发前骑自行车摔成了脑震荡,却死活不去医院:“去了医院,考察就去不成了!”就这样,在考察团的11天行程内,老人家没敢洗一次澡,每次吃饭时都在饭桌下偷偷地挽起裤腿晾伤口,以防伤口感染影响行程。

  在罗老的支持下,“大运河遗产小道”应运而生,这是一条沿着大运河开辟的供步行和骑行的文化遗产小道,用以体会大运河作为“活的文化遗产”的“真实性”和“完整性”。齐欣透露,这条大河小道的起止两端——北京段和杭州段,将以“罗哲文小道”命名,来纪念罗老未竟的心愿。

  5月9日刚从这条大河小道上回来,齐欣便赶赴中日友好医院陪恩师。齐欣说,老人很坚强,直到最后,年近九旬的他头上仍有黑发,脸色也很好。“他总是不遗余力地推动各种社会力量保护文化遗产,不仅仅是靠政府和学者。他不会去谩骂和焦虑,更不会放弃不管,他用平常心做着伟大事,这是我从他那里学到的最值得怀念的精神。”

  罗老曾说过,“‘江南忆,最忆是杭州’。我所参与和经历的许多有历史意义的工作,都在西子湖畔酝酿、发展并随之轰轰烈烈地产生巨大价值。”曾与罗哲文、郑孝燮并称“运河三老”的朱炳仁曾在杭州陪同申遗专家团考察大运河。他回忆说,罗老已经到杭州去了99次,“我们正计划下半年邀请他再来杭州,为这第100次搞个活动,没想到……”

不仅如此,当下全中国的国家级的文化名城,每一座罗哲文都亲自考察过,他在实践中发现,保护古建筑离不开周围的环境,像洛阳、西安这样的古都,倘若单独保护一个古迹,很难奏效。于是,他和一些专家提出“历史文化名城整体保护”的建议,作为政协提案。事实上,罗哲文几乎参加了中国文化遗产保护的所有重大事件,很多还是由他倡议并参与实施的。从长城保护到大运河申遗,从历史文化名城到加入《世界文化遗产公约》,罗哲文奔走疾呼、日夜操劳,为中国文化遗产保护作出了杰出贡献。2009年,罗哲文获得了由文化部、国家文物局评选的从事60年文物杰出贡献奖并被授予“中国文化遗产保护终身成就奖”。

罗哲文在弥留之际,还挂念着北京北总布胡同24号梁林故居遭拆迁事件。谢辰生告诉记者:“罗哲文以为是要在原址盖梁思成纪念馆,而且是北京市文物局同意的事情,所以他在接受采访时说他是同意的,哪想到这都是开发商的说辞。后来,当我上个月在媒体上澄清这个事情之后,罗哲文已经住院了,他在医院里还打电话给我,感谢我替他最后把这个事情说清楚。其实,无论他学术观点上怎么认为,对于梁林,他从感情因素上来说,都是不可能赞同拆除的。”事实上,罗哲文曾这样评价过对梁林故居的保护:“我应该这样做,这个故居是可以恢复的。它是梁先生生命中的一个重要阶段,即营造学社的阶段。我还考虑到一个因素,就是作为一个建筑学家,梁先生居住过的地方很少被定为文物,如曾经住过的长沙、昆明、李庄等都没有列为文物保护单位。所以,我主张将它(北总布胡同24号)定为文物。”

“断壁残垣古墟残,夕阳如火照燕山。今朝赐上金戎刀,要使长龙复旧观。”这是罗哲文第一次看到破败不堪的八达岭长城时所作的诗句。斯人已逝,其保护文化遗产的智慧和决心则将像此诗句一样勉励后人。

保护文物,就是保护文化,保护艺术,保护国之精粹。“艺术是以一种优雅的姿态对待世界的沉思。”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德语作家黑塞如是有云。文物也好,艺术也好,文化也好,确实都是一种“没有后坐力的武器”,它所具有的是优雅的姿态与沉思的力量,它需要有活的人的保护。罗哲文先生就是这样的文物保护者、文化守护神;当今这样的守护神不是太多,而是太少太少…… 


 

 

 

有一组数字与罗哲文密切相关:全国103座历史文化名城的逐批评定,2351处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分批审定,30多处我国境内的世界文化与自然遗产的申报成功——罗哲文都是亲历亲为,从而使得我国文物保护事业的广度与深度获得了史无前例的拓展。

与文物保护背道而驰的是,某些地方政府不顾长远利益,对文物的肆意破坏,一味让位于经济建设,使很多中国文化的宝贵遗产遭遇灭顶之灾。1998年,浙江省定海市大拆大建,古宅老居为新居“让路”,这座极具江南特色的历史文化古城,在“旧城改造”中被毁得面目全非。次年,包括罗哲文在内的一批古建筑专家前去调查,希望当地政府能保护古建。当地政府置若罔闻,并加快了拆迁速度,0.8平方公里的古城,转眼间只剩下0.13平方公里。罗哲文愤怒地找到媒体,将此事曝光,并得到中央的批示,这座古城的拆迁才被制止……罗哲文认为,零打碎敲的破坏不是最危险的,最可怕的是一个城市的决策者,其权力越大,其毁坏力也更大,“他的一个错误决定,就足以使一座城市的文物遭受不可逆转的破坏”。

 
 
[ 古建资讯搜索 ]  [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 返回顶部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古建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古建筑公司 | 友情链接 | 网站留言 | 苏ICP备12075785号-1
热线电话:0512-63093972|古建交流群:56837363 点击这里加入此群
中国古建交易网 CopyRight©2008-2010  版权所有制作维护 QQ:409925443

 
Powered by destoon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