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跳马涧上静静躺了几百年的百世桥,不仅见证着人间沧桑,至今还是小溪两边群众往来的主要通道。  李锋 摄
 

  用麻石砌成的桥身,周边长满杂草,麻石上生长着铜钱大小的苔藓,一眼看上去,很有些年纪了。昨日,在长沙县跳马镇跳马涧关刀村段,记者被这样一座石桥迷住了。“这座石桥至少500岁了,并且500米内,共有3座这样的石桥。”村民罗锡林有些骄傲。

  石桥原为湘赣通道重要一环

  罗锡林今年81岁,他说,记者看到的这座桥叫万古桥,相传为明朝初年江西一富孀捐资而建。当时,她还修了一条麻石路,为这一带湘赣两省群众惟一的交通要道。万古桥长4米,宽2米。以前,南边桥头附近还有一座土地庙。“繁华的时候,道路两边十里一铺,如关刀铺、石燕铺、南山铺等。”罗锡林说,在大跃进时,路与铺都拆了。现在,这条路只是附近群众走的一条普通乡村小道。

  离万古桥不远处,另外建有两座麻石古桥:千秋桥、百世桥。几百年来,3座桥静静地躺在小溪之上,将溪两边的群众紧紧联在一起。

  古桥三对联见证世事沧桑

  当地村民介绍,约在清朝时期,有一个当地大户根据3座桥出了一副上联:“一里三桥,万古千秋百世”,并表示,如果有人对出工整下联,将把女儿许配给他。有人曾对了一副下联:“一日三餐,早饭中饭晚饭”。当然,这个故事有些戏谑的味道。

  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军阀混战,跳马一带又刚好是湘赣交通要道,军阀所过之处,烧杀掳掠,弄得民不聊生。当地群众因此对出了下联:“两年五仗,四邻十室九空”。对联表达了对黑暗现实的深恶痛绝。

  解放后,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跳马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羊肠小道变成了宽阔的水泥公路,村民家家户户种起了花卉苗木,去年,关刀村人均收入近1.4万元。不少村民住进了别墅,玩起了电脑,开上了小汽车。于是,当地村民又作了下联:“小康社会,别墅电脑轿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