俯瞰1945 紫禁城和文渊阁 拍摄时间:1945年9月4日 紫禁城建筑群的大部分。太和门东部的两层歇山顶建筑是文渊阁,黑色琉璃瓦的屋顶显得很与众不同,这是清代的皇室藏书楼,乾隆三十九年(1774年)为收藏《四库全书》而建。文渊阁南侧的工字形大殿是文华殿,现在是故宫博物院陶瓷馆的所在。

    东郊工业区 拍摄时间:1945年9月4日 日本占领北京后,对北京城进行了新的城市规划,拟在旧城以西建立用于商业和住宅的“西新市街”,在慈云寺至大郊亭一带筹建用于工业区的“东新市街”。其“西新市街”的建设最终没能完成,但在东郊却建起了多家工厂。照片自南向北拍摄,能看到两三处工厂厂房。

     崇文门外 拍摄时间:1945年9月4日 这张照片是自北向南远眺崇文门外。彼时城墙还在,崇文门箭楼已经在义和团运动中被毁,仅余城楼和瓮城,从北京至沈阳的京奉线穿瓮城而过。 照片右下角的空地是根据《辛丑条约》划定的德国驻军练兵场,远处可见郁郁葱葱松柏间的天坛。

    阜成门和白塔寺 拍摄时间:1945年10月13日 阜成门内上空,自东向西拍摄。照片中机身下方一座高大的重檐庑殿顶殿宇是历代帝王庙的主体建筑景德崇圣殿,其西侧是今天的北京大学人民医院,北侧是今天的四十一中。 远处还可见妙应寺白塔、阜成门和内城西部城墙。

 外白渡桥和苏州河 拍摄时间:1945年9月8日 黄浦江上空,照片自东向西拍摄。苏州河口的建筑清晰可见,外白渡桥北侧的百老汇大厦上还看得到“兴亚”的字样,这是上海沦陷后日军强行更改的名字。乍浦路桥和外白渡桥间的码头上停着很多中式帆船;照片左侧可见外滩公园、新天安堂、邮政总局和新亚大酒店的尖塔;远处的虹口区还没有太多高楼,如今则大不一样了。

    青岛的海湾和街区 拍摄时间:1945年9月29日 大约是兰山路上空自东北向西南拍摄的老西镇一带。最远处是团岛,贵州路、西康路、南阳路、单县路和汶水路划分的街区整齐有序,轮廓随海岸线而变化。远处的团岛在1914年日据时期即被辟为水上飞机场和电台,是“闲人免进”的军事基地,因此没有太多房子。

    天津中心公园 拍摄时间:1945年10月1日 今天津中心文化广场一带,自东北向西南拍摄。旧时天津法租界辽宁路、丹东路和承德道围起来的区域有座圆形花园,被称为法国花园,租界收回后改称中心花园,近年改建后又称中心文化广场。法国规划师似乎很喜欢斜向的道路,并在道路的交汇处设立公共空间,如花园、雕塑等。照片左上角的空地是耀华中学的操场。

  
    历史上的老北京照片一直被视为影像收藏的热门板块,不过从航拍角度所拍的老北京又是呈现另一番面貌。昨日,“航拍中国,1945——美国国家档案馆馆藏精选展”在中华世纪坛世界艺术馆开幕。60幅航拍老照片呈现了近70年前的北京、上海、天津等城市已经消失的人文地理。据悉该展将展至8月3日。

  缘起

  搜集资料中的意外收获

  1945年抗战胜利后,美军留下了一组珍贵的航拍老照片,捕捉了迄今最完整、最丰富的中国城乡航拍景观。此后,这组航拍老照片一直躺在美国华盛顿国家档案馆,从未公开发表过。不过随着昨日开幕的“航拍中国,1945——美国国家档案馆馆藏精选展”,这段尘封的历史也就此被揭开。

  说起该展渊源,这些老照片的发现者徐佳宁告诉记者,去年夏天,在历史影像学者秦风资助下,自己到美国寻找一些与中国有关的历史资料,“我在美国国家档案馆的公开档案里搜寻各个时期中美发生交集而留下的照片资料。”令徐佳宁惊喜的是,自己意外地发现了一些具有独特内容的老照片,其中便包括1945年秋美军航拍老照片。

  徐佳宁指出,意外的发现也希望与大家分享,为此秦风策划了这一展览。据介绍,这一系列的老照片共几百张,此次展览则精选了北京30幅,天津、青岛、上海各10幅,“选择的标准便是影像内容比较有趣。”

  意义

  重现消失的人文地理

  在策展人秦风看来,展览上亮相的老照片由于航拍而呈现了不一样的角度。其在适当的高度,捕捉了迄今最完整、最丰富的中国城乡航拍景观。

  而近70年后的重现天日则让观众可以寻找到已经消失的人文地理,“中国城乡面貌有了巨大的变动,尤其人口高速增长,大量的古建筑遭到拆除,这批照片等于带领当今的中国人回到了过去生活的全景,贴近土地呼吸。”

  与此同时,该展还呈献了一幅长约4米的“皇城金梦,1860——菲利斯·比阿托之经典中国影像”,由著名意大利裔英国籍摄影师菲利斯·比阿托(Felice Beato)拍摄于1860年10月,为历史上老北京照片中的第一张北京全景图。